骨干空姐:消耗青春

和其他年轻的女孩子一样,对于生活,对于工作,对于爱情,乘务员都有着美好的期待和纯真的热情。幸运的是,我总能在身边看到相濡以沫的空乘夫妻。幸运的是,有越来越多的人,了解了空姐的工作性质,理解了空姐的酸甜苦辣。希望那些正在和空姐相恋以及准备和空姐相恋的男士们了解我们的烦恼,你们的理解和关心才能使愁嫁的空姐在微笑中绽放幸福。

某飞行10年的乘务长说:“经常是孩子还没有睡醒,我就起来准备化妆出门了;等回到家的时候,已经疲惫得想倒头就睡。每天在外面十一二个小时,常常会因为过于忙碌,引发一些家庭矛盾。”

我这个岁数的乘务员一定有着同样的苦恼。自己在这个岗位上干了这么些年,天天和一批又一批越来越小的弟弟妹妹们一起工作。当大家一起出现在客舱时,最尴尬的就是被旅客点评容貌和年龄。

新手空姐:手足无措

我和同组的年轻乘务员一起住的时候,常常听到她们通过电话向自己的男友解释诸多的为什么。然后她们会向我诉苦:“飞机上有生病的旅客,所以落地以后我们忙着处置,没有开机。为了这么点小事情我解释了这么久,真是烦恼啊!”这样的事情我也经历过,也挣扎过。作为乘务员的另一半,必须给予乘务员足够的信任。他们必须理解我们的延误,理解我们的关机,理解我们的不知身在何方。

“有没有家人朋友?”我问,他们都摇头。组员递过来毛毯、枕头,垫在生病旅客的四周。我解开他身上的衣服,蹲在他的一旁大喊:“先生,能听到我说话吗?”大约过了一分钟,我见飞机上没有医生,果断地叫乘务员打开应急医疗箱,使用清醒剂。旅客终于缓慢睁开了眼睛,我马上给他吸氧。整个过程不到5分钟,生病的旅客就用他冰凉的手握着我的手说:“谢谢。”周围响起了掌声。一位旅客问我:“你们常遇见这种事?我看你好有经验的样子。刚才吓死我了!”我笑笑说:“有时候会遇到。”

身体状况的下降和精力的不济,再加上成家生子的压力,当乘务员对年龄稍大的女子来说,确实越来越有难度。一次又一次,我认真地想过辞职。可是辞职我又能干什么呢?30多岁再创业吗?我很迷茫。

“对不起,我这轮休息要开会。”
“对不起,航班延误了,晚饭别等我了。”“对不起,这几天北京天气不好,我们回不去,让你担心了。”“纯属巧合”这4个字在我们身上常常发生,越重视的约会越是会因为各种原因去不了。

很多人会误会,单身的空姐,是因为要求太高。其实,飞行真的是一件很辛苦的工作。时间不固定,相聚的时间少,我们就更加珍惜另一半的支持和关怀;航班发生意外,我们就真诚地解释,尽量不让对方担心自己的安危。不要把工作的情绪强加到另一半身上。

空姐愁嫁的第一大原因是没有固定的时间。初次见面的朋友会这么问:“你飞哪条线的?”我们的航线是随机的,没有固定的飞行时间、路线,也没有固定的组员搭配飞行。较熟悉的朋友会这么问:“你哪天休息?我们出去玩。”虽然飞行是有一定规律的,比如飞行4天休息48小时,但是遇到开会或者航班不正点的情况也是常事,所以我从来不敢肯定地答应朋友的约会。熟悉的家人会这么说:“你休息的时候就自己过来吧!我们就不打电话给你了。”他们已经习惯了我这种没有固定作息时间的生活。

烦恼:空姐老矣,尚能飞否

妈妈空姐:亏欠家庭

图片 1

家家有本难念的经,行行亦有说不尽的烦恼。当您乘坐我们的航班,给予我们您的宽容和理解,也许可以让我们把烦心事暂时抛诸脑后,享受一段无忧的旅程。

某飞行2年的乘务员说:“我们的职业妆容要求一丝不苟。相对于空少们,我们要提前至少半个小时起来为自己的面部‘装修’。化妆品和高空辐射,都是健康和美丽的杀手。

“乘务长,您几岁了?”坐在头等舱的一位旅客问我。“先生,有什么事吗?”“没事,我俩打赌你有没有30岁。”这位先生指了指他旁边的另一位旅客,“我说你有30岁了,他说没有。”“你赢了!”我对他说。“你真有30岁?你们空姐不是吃青春饭的吗?30岁还飞?”另一位有些质疑我的话。“30岁为什么不能飞?”我的神经立刻紧绷。见我脸色有些不好,那位旅客急忙解释道:“我是觉得女人30岁就该找个安稳的工作,在家相夫教子。你别生气,我记得有的航空公司的空姐25岁就给辞退了或者转地面呢!”旁边的旅客也随声附和:“是呀,你们飞行这么累,身体吃得消吗?”我愣了好一会儿才挤出一句:“谢谢您关心”。转过身第一个念头就是,或许该改行了。

空姐也烦恼。空乘自述:烦恼一箩筐

空姐愁嫁的第二大原因是常常不知身在何处。有时候一天飞几段航班,就连我们自己都会犯迷糊,“现在飞到哪里了?”
会在哪里过夜,会在哪个城市待几天,甚至飞不飞,都是不靠谱的事。这么不靠谱的工作,怎么会不愁嫁呢?

图:女儿,能回家吃饭吗?美女,能约会吗?闺密,能聚会吗?绘画:《中国民航报》潘晰雍

“乘务长,有位旅客躺在座位上一动不动,怎么喊也喊不醒!”后舱的新乘紧张地跑过来,拉着我不停嚷嚷。我急忙跟着她来到那位旅客身边,很多旅客围在旁边。“请大家回座位坐好。孔璇,去广播找医生,并告诉机长;郝玲,拿毛毯、枕头、氧气瓶和医疗箱过来;张硕,记录时间地点;徐宁,前舱工作交给你了。”我以最快的速度分好工。几年前我见过这样的病例,旅客像熟睡一般,怎么呼喊都不醒。

一位资深乘务长曾经说过一句话:“当旅客对乘务员说,去叫你们乘务长来!我不会觉得麻烦来了,我会认为自己肩负重任,深受信任。我很享受这句话。”这时,我仿佛又从这份工作中找到了荣誉感,我感激岁月带给我的经验。这个岗位始终需要我们的经验和智慧。空姐老矣,仍志在千里。

我听过这样一件趣事。乘务长站在登机口迎客:“早上好,欢迎登机。”这时候一位站在登机口的男性旅客打量了一下乘务长,说道:“不是说空姐都年轻漂亮吗?我看也一般。”乘务长指着后舱打趣道:“先生,您越往后走,看见的空姐越年轻,越漂亮。”

飞行两三年以后,有些乘务员开始叫我“姐姐”,再过两三年,副驾驶开始叫我“姐姐”,突然有一天连机长都称呼我“姐姐”,我才发现自己真的老了。偶尔看见镜子中因为飞行劳累而憔悴的脸,走或留这个问题就再次侵略我的心。

□熊显簗

在飞行中,很多旅客常常问我:“有男朋友了吗?”我不知道如何回避这个问题。因为说了“没有”以后,他们接下来会说同样让我不知道该怎样应对的话:“空姐还愁嫁?一定是你们眼光太高了。”无论我解释工作太忙或者其他理由,似乎都太苍白。

前些日子,在一档介绍空姐的电视节目中,一位空姐笑言:“不要再找我买票了!”被亲友拜托买机票,确实是每一位乘务员都要面临的烦恼。由此,我想到了自己当空姐的日子里,那些不足为外人道的烦恼,以及通过重重山水,找到的柳暗花明的“又一村”。

某飞行4年的乘务员说:“乘务员这一行是培训最频繁的。为了保障航空器的安全,我们每个月都要去参加各类服务、安全方面的培训和考试。除了飞行以外,仅剩的一天或两天,还要花在培训上。自我支配的时间太少了,没心思享受大好的青春年华了。”

解惑:老马识途,志在千里

烦恼:谁说空姐不愁嫁

某刚刚入职的新乘务员说:“我在客舱里帮不上前辈的忙,自己有劲儿却不知道往哪里使的时候,要多尴尬有多尴尬。年轻又没有家庭的负担,我们干劲十足。但是无法进入姐姐哥哥们那种工作状态,让我们老有一种拖后腿的愧疚。这是我们所有新乘务员的烦恼。”

解惑:我以真心换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