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么,为什么在成品油定价机制备受诟病时,我们却宁愿把航油定价单飞看成“一场秀”而不是“一条路”呢?

我们承认,航油定价单飞是一次探路行为,但对这次探路行为的影响力,公众还不敢抱过多的期望。对于小众化的航油来说,它所走的路,是一条离百姓很远的路,即使是走通了,也不会是公众所需要的那条有关资源品的定价新路。因此,我们只能把这条路说成是“一场秀”。

这就是近日媒体争相关注的有关航油试水定价机制市场化改革的新闻。航油出厂价格机制,将由此发生根本变化。业界普遍认为,发改委此次放权,是向航空煤油出厂价实行市场定价迈出了很大的一步,对一些需要逐步实行市场定价的资源品来说,有一定的示范效应。

其实,不但是我们,就连一些专家对于航油小众化特征的阐释,也处于一种对探路行为的观望状态。日前,已经有专家坦承,年内成品油定价新机制有望出台,但价格开放尺度将低于航油价改。而且不仅如此,当此航油价改还没成为事实的时候,已经有人预测,航油价格将要上行,但好在,这部分消费者不会对此过于在意。

我们知道,从长远来看,成品油价格改革的目标,是实现“完全市场化的定价机制”,定价权应该属于企业,而不是政府。然而要达到这个目的,两个必不可少的前提是:成品油生产的市场化和市场决定价格。而成品油生产的市场化,无疑就是要打破垄断,实现市场的充分竞争。

是的,作为资源品定价机制改革的先行者,航油的市场化试水,无疑很有意义。因此有观点认为,航油价格单飞,是成品油价改的“投石问路”,影响是深刻而广泛的。那么是否可以得出这样一个结论:成品油价格改革将由此洞开大门。

从8月1日起,航空煤油将不再由国家发改委定价,而由供需双方协商确定,价格每月调整一次,原则上不能超过新加坡市场进口到岸完税价。

垄断的市场是畸形的市场。试想,在没有实现充分市场竞争的现在,就把成品油定价权完全下放给企业,下放给处于垄断地位的巨头们,那么市场又会出现怎样的情形呢?不用猜也知道,在没有对手的暗箱操作中,定价权将会是一种绝对权力。而绝对权力之下,是越来越高的价格,是越来越承受不了的民意。

现在,我们需要做的,不是急着进行价改试水,而是要校正市场畸形,改变成品油市场几家独大的局面,扶持更多的民营企业,放开进口权,创造出充分竞争的市场环境,使成品油定价与市场供需情况相吻合。而如果有了充分竞争的市场做基础,成品油定价机制必然会走上良性发展的轨道。

我们认为,现在得出这样的结论,尚且为时过早。因为航油的特点是小众化。选择航油作为改革突破口,正是有关部门逐步推进价格改革策略的体现。由于航油牵涉面相对较窄,涉及到的参与方主要是三大石油公司、中航油与航空公司,因此改革比较容易推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