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情纯属偶然,带有一点喜剧色彩。
这天下井不久,星子肚里翻江倒海,实在憋不住,悄悄钻进风硐,稀里哗啦摆开了地雷战。风硐其实是一条狭长的通风口,不能通行,星子这样的半大娃娃也得蚂蟥伸腰才能钻进去。蹲在地下几百米深处,星子感觉自己很像一条小黑虫,不讲卫生。完事之后,他顺手去执硐壁上的泥石,掩埋污物、臭气。风碉曾经受过爆炸震动,严重风化,伸手一扒便哗啦啦往下坍塌。正是这时,一种异常的感觉从十指传来,星子一怔,顿时不会动了。
啊,是煤黑色的金子!
星子下井两年,也算老矿工了。所以他才能在暗无天日的情况下,伸手抓住这个瞬息之间降临的机遇。星子的十个手指,不亚于十双眼睛!为了进一步证实,他还是点燃了光亮,沿着坍塌的硐壁仔细观察,用脚踢,用手扒哇,简直是阿里巴巴的山洞!星子激动得抖瑟不止,仿佛看到一条油亮乌黑的长龙上下翻腾,不见首尾。哈,说不定是龙脉,多少人梦寐以求的龙脉!
星子头上这座大山叫乌龙山,绵延数十公里,相传是一条黑龙变的。都说黑龙肚子里藏着乌金,谁要是找到龙脉不,哪怕抓到一根龙须,盖个洋楼奔个小康,只是小菜一碟。这些年,发财心切的人们在黑龙身上戳了无数个窟窿,称为打荒。只见废石不见煤层的矿硐,谓之荒硐。待到哪一天发现煤层,荒硐才有资格称之为小煤窑。山民们没念过多少书,不懂地质勘测,大都按风水盲目乱戳窟窿。因此,只有少数人撞上大运,瞎猫碰上死耗子,成为小煤窑的老板。大多数人开采出一堆堆沙石,一文不值,最终落得个鸡飞蛋打、倾家荡产。不幸,星子爹也是其中之一,而且一败涂地,家破人亡。
从前,星子家也算殷实大户,仓里有粮,锅里有肉,兜里有钱,叫人羡慕哩!爹是个木匠,一门手艺吃一辈子绰绰有余,偏偏不肯安生,还想当大老板,也往黑龙身上戳了一个窟窿。没想到,窟窿成了无底洞,投进多少资金也不见一丝亮光。不知为什么,明明刨出了一堆堆煤矿石,就是找不到煤层!爹越陷越深,仅两年时间已是家徒四壁,负债累累。最后,爹无颜面见债主,无颜面对妻儿老小,整天像困兽一样躲在井下,又哭又笑。
一天,按照爹的吩咐,星子往井下送去一只烧鸡,十瓶烧酒。上井前,爹没头没脑说:星子,爹给你磕三个响头!爹真的磕了三个响头,闷响。星子后来才明白,这是爹把一家之主的责任托付给了儿子。就在这天夜间,轰山摇地动,方圆十里都以为发生了地震。爹喝完十瓶烧酒,全身捆绑上炸药,把荒硐给炸了!爹粉身碎骨,没有留下供债主们咒骂的残尸。爹投入全部资产、大量欠债,花了两年时间,流尽心血和臭汗,最终不过是为自己挖掘了一座世界上最大的坟墓!
爹死后,妈被债主们逼得东躲西藏,只好跟人远走高飞,去向不明。家里空空荡荡,只剩下奶奶、妹妹和星子。作为惟一的男子汉,星子必须用稚嫩的双手,撑起这个摇摇欲坠的三口之家。他初中还没毕业,只得辍学,下井去打荒。按说他是童工,违法,但这儿山高皇帝远,谁管你法不法?有钱就有法,无钱就无法!两年过去,星子渐渐习惯了不见天日的生活,习惯了没日没夜的艰苦劳作,习惯了脑袋上这座沉重的大山谁知会拉屎拉出奇迹,无意中发现了龙脉,见到了一片光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