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久很久以前,海里有一条大鲸,专靠吃鱼过活。他吃海星,也吃海蟹;吃硬鳞鱼,也吃比目鱼;吃鲽鱼,也吃鲦鱼;吃鲐鱼,也吃狗鱼;吃鳐鱼,也吃扭摆盘旋的鳗鱼。不管是哪一片海洋,只要他发现有鱼,就一嘴吃掉就这个样子!到了最后,整个大海里只剩下一条小鱼了,不过这可是条精明的小鱼。这条精明的小鱼游到大鲸的右耳朵后面,这样大鲸就拿他没有办法了。于是大鲸尾巴朝下、身子竖起来说道:我饿啦!精明的小鱼用一种精明的小声音说:高贵慷慨的大王,您有没有吃过人呢?
没有,大鲸说道。人是啥味道?
够味儿,精明的小鱼说,够味儿,不过有点儿疙里疙瘩。
那就搞几个吃,鲸说罢,就用尾巴把大海搅得白浪连天。
一次吃一个就够了,精明的小鱼说。假如你游到北纬50度西经40度的地方,你就会发现大海中央的一只木筏上,坐着一个只穿一条蓝帆布背带裤(亲爱的小朋友,你千万不可忘记那一副背带),拿一把大折刀的遭了船难的水手,给你说句公平话,他是一个足智多谋的人。
于是大鲸游呀游,尽力游到北纬50度西经40度的地方,他果真发现在大海中央的一只木筏上,坐着一个只穿一条蓝帆布背带裤,拿着一把大折刀的孤苦伶仃、遭了船难的水手,他把脚趾泡在水里面。
这时候大鲸把嘴巴张呀张,一直张得翻过去快要碰上尾巴了,于是把那遭遇船难的水手,还有他坐的木筏,还有他穿的蓝帆布背带裤,还有那把大折刀,都吞了下去,然后咂咂嘴就这个样子,再把尾巴朝下,身子竖起来打了三个转儿。
水手是个足智多谋的人,一发现到了大鲸体内热乎乎、黑洞洞的,他就又蹦又跳,又冲又刺,大鲸觉得难受极了。
于是他对精明的小鱼说,这个人疙瘩得厉害,又把我弄得直打嗝儿。我该怎么办呢?
叫他出来,精明的小鱼说。
于是大鲸从自己的喉咙往下喊那个遭了船难的水手,出来,放规矩点。我都打起嗝儿来了。
不行,不行!水手说。绝对不行。把我带到我家乡的海岸,阿尔比昂的白崖边,我倒可以考虑考虑出来的问题。说完,跳腾得更凶了。
您最好还是把他送回家去,精明的小鱼对大鲸说。我早应该告诫你,他是一个足智多谋的人。
于是大鲸游呀,游呀,游,阔鳍大尾一齐使劲儿,尽管一个劲地打嗝儿,还是拼上老命游;最后,他终于看见水手家乡的海岸和阿尔比昂的白崖了。他半截身子都冲上了海滩,把嘴巴往大张呀,张呀,张,并且说道:就在这儿出来,去温彻斯特,阿舒罗特,纳舒亚,吉恩和费奇堡路的车站;正说到费奇两个字,水手就从他嘴里走了出来。
可是在大鲸一直游动的当儿,水手拿出了他的折刀把木筏砍成一个纵横交错的小小的方格栅,然后用他的背带把它扎得结结实实的,再把那个格栅紧紧地拉进大鲸的喉咙,它正好在那儿卡住了!

从此以后大鲸鱼再也不敢吃人了。